我辗转三大洲的回国路:不吃不喝47小时,落地北京才安心


目前追踪到密切接触者27306人,已解除医学观察27136人,尚有170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。图源:美国《国会山报》

遭遇困境的并非刘忠华一人。贺福平2月初从云南楚雄预订了两吨白糖饲料,由于外地货车进不了他所在的吕合镇,饲料一直没发货。贺福平只能四处找蜂农“借粮”度日,勉强撑了10天。

这是刘忠华最困难的一年。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导致全国范围封村封路,他和蜜蜂困在云南长达一个月。饲料告急、蜜蜂接连死亡、下一场花期临近,蜂农们焦急不已。

红网时刻3月29日讯 2020年3月28日0-24时,湖南省报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新增确诊病例0例。

近期,农业农村部接连发布紧急通知,要求将转场蜜蜂纳入生活必需品应急运输保障范围,解决蜂农转场放蜂难、饲料运输难等问题,推动养蜂业全面复工复产。

山西临汾的贺福平也带着蜜蜂来到云南吕合镇春繁。夫妻两人每天早上7点一直忙活到晚上11点才休息。春节前,贺福平的蜜蜂从最初的180万只繁殖到了近300万只,看着自家蜂场中的热闹景象,他对今年的收成有了些底气。

按照防疫要求,刘忠华和同乡的蜂农在云南进行健康检查,办理健康证明并找当地村镇盖章。他们本以为有了证明,加上官方政策支持,可以顺利归程。但3月10日当天,众人还是卡在了湖北公安县下高速的路口,离家一步之遥。

目前贺福平仍然滞留在云南,用饲料喂养蜜蜂,没能完成第一次转场。此时,各地的第一场油菜花期已经临近尾声。

虽然前景困顿,很多老一辈蜂农依然舍不得放弃。

报道指出,凯利是在3月18日得知自己感染新冠病毒的,他不想惊动家人,“我很好,不要告诉我的爸爸妈妈。他们会担心”,他在给妹妹玛丽亚·帕特里斯·谢隆的短信中这样说。一年之中,刘忠华只有4个月呆在家乡。其余时间,他带着蜜蜂从南往北追赶花期,采集最新鲜的花蜜。22年养蜂生涯,刘忠华跑遍了全国所有的蜜源地,也习惯了和蜜蜂相伴漂泊。